麻豆传媒系列在线影院观看

第二天一早,大家分头去收集线索。

由于这个城市里明确无误地隐藏着敌对势力。他们还肆无忌惮地使用谋杀这种手段来收尾。所以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科研人员去探听消息就显得有些危险了。

江霞星不得不一路跟着两个人,确保他们的安。昨天天联联系了家族之后,他们就加派人汇总并初步整理后的关于叶波镇的这部分情报。

在家族的商会中拿到的情报里清楚的写明了这段时间以来从镇子里传出来的消息的变化。

楠乡从自己的渠道得到此地有珍惜植物出现的时间虽然很靠前,但她绝对不是第一批来次寻宝的。

情势发生突变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征兆。叶波镇突然就处在了静默的状态,再也没有一起消息透露出来。

根据时间上来看。信差死亡的时间,也就是从邮政部门打听出来信差回来的时间,已经是戒严开始之后的几天了。

所以信差恐怕是最后一批从叶波镇出来的人,他使用的是几大研究机构内部的道路,所以躲开了封锁。

从报告中并找不出这种封锁发生的原因。如果真的是源自于古龙的出没,那么这就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危机事件,既没有封锁的必要,更没有杀人的必要。

除非是信差在镇子内碰到了什么秘密,足以使他被灭口。

甚至于都不需要确认他是否知道什么秘密,只要他在过镇子里面,就要被灭口。

而且古龙事件一定会伴有气候上的异常。每一种古龙都是一种天灾的化身。他们所出现的地方,要么冰封千里,要么狂风不止。

深秋里一抹红的性感

他们就是行走的灾难,悲惨的浓缩。

但是根据收集到的各个细节上的报告,叶波镇在最近两个月之内并没有任何在气候以及地质上不同于往年的变化。

放下主要的报告,白夜明和天联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困惑。

霞星伸了一个懒腰,以一种更加慵懒的姿势靠着房间里的柜子:“怎么样?两位龙人族天才,看出来了什么没有?”

“没有,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甚至于没有任何异常。除了这一处地方。”白夜明说着指出来了一个细枝末节的信息:“这里提到过,在戒严之前的一个月,叶波镇附近的林子里出现了树木被范围破坏的报告。叶波镇为此还向这里申请了调查队伍过去,只是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最终归因成了路过的龙兽在林间打架。”

“所以就是,白来了呗?”

“差不多吧,不过有的时候没有任何线索,其实就是最大的线索。我觉得叶波镇的情况应该已经超出了跟珍稀植物有关的范畴,一定是有另外的一件事情也裹了进来。”

“哼哼,有趣。那下一步什么打算?”

“只能看看你的队员还有没有其他收获了,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先试着摸进叶波镇呗。”

霞星护送着两人又回到旅店的时候,正赶上老余做完了他的化学实验。他摘下口罩,一边处理废物,一边讲到:

“你们回来正好我刚刚分离出来了他腿部中毒区域的毒素并进行了比对。我认为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蛇类体内的毒素。而且我刚刚还拜托阿斩去查一下这种蛇类分布地,相信很快他就会带着答案回来。”

等到了差不多可以吃宵夜的时候,小九和斩哥就一前一后的回来了。

在队伍里明显是担任斥候角色的小九,今天被分到任务是去探查一下,昨天到邮寄系统看问邮差情况时遇到的那几个工作人员是否有所异常。

因为之前白夜明推断很有可能邮局内部人员本身就和隐藏着的势力有所关联,所以他们昨天的举动很有可能已经打草惊蛇了。

毕竟整条科研机构的邮路,其实都是独立于普通邮政的,只有在各个节点的时候会进行交错。邮差被这个城市邮路节点的工作人员察觉后杀害的概率要远远大于保密邮路上出现了叛徒的概率。

但是小九一无所获,昨天接触到的几个人都十分正常,甚至于跟踪到家里都没有找到什么异常。

要么就是他们演戏演的太好,隐藏的太深。要么就是他们昨天去的时候没有遇到那个人。

但是白夜明告诉大家也不要心存侥幸,暴露是肯定已经暴露了。现在看能不能有更多的线索,然后赶快要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准备转移。

斩哥回来了之后带回来了那种蛇类在附近分布图,虽然很草略,但是还是可以看到,主要是分布在叶波镇的西方。但是这个城市是在叶波镇的东面。正常情况下没有什么理由要兜出一大圈子才返回到城市里送信。

要么,秘密的邮路需要在西面绕一下,但是显得有些画蛇添足。要么,就是邮差被驱赶到了西面然后想办法就绕了回来。

要么就是这种蛇类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它原先的分布地。老余也表示这三种情况当下看来都有值得考虑的价值。

此时天联提出来一个问题:“这个蛇的蛇毒。它剧烈么?”

“这不是剧烈不剧烈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虽然一开始不致命,但是会逐渐麻痹你的行动能力,最终导致你失去所有力气的毒素。”

“哦哦。”白夜明跟上了天联的思路:“如果他是在西面中的毒,在绕一圈回到东面,现实么?”

“不现实,而且就算是他在东面中的毒,也没有任何理由能走回到城市里。所以,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明白了。”

霞星有些不爽这三个人没事跟这儿打哑谜,本来老余年纪大了,就够神神叨叨了。这跟两个博士凑到一起还没完没了了?“所以你们倒是说啊。什么情况?”

“应该是他在半路遇到了能够克制这种蛇毒的解药。或者说抑制剂,这才能让他坚持到城市里。从他回家休息而没有直接去就医来看这种解药或者抑制剂的药效还是很强的,导致他的身体虽然能提取到毒素,但是他本人对此已经不怎么在意了。”

说道这里,老余对小九说:“小九,还是要麻烦你了,去药店什么的问问这种可能的解药的分布。”

这会小九出去倒是没有多久就返回来,到房间里虽然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但是也没废话:“东面,都在镇子的东面。”

几个人凑到桌前摊开地图:“看来信差是径直回来的,那么蛇群为什么也会出现在东面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不约而同的吐出了两个字:“古龙。”

看来古龙一说恐怕并非是空穴来风,蛇群很明显是察觉到了危险。为了躲避某种强大的存在,从西边转移到东边的。

没有想到兜兜转转居然又回到了线索的起点。

Tagged